假想敵
  作者:蒲都高速公路TJ-7標項目部——  時間:2019-09-17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翻看著最近的日記,我的臉泛著火辣辣的紅。這紅里透出五分羞愧、三分悔意和兩分緊張。羞愧源于察覺到自己的放縱,悔意是惋惜虛度的這些時日,而“學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”正是我緊張的原因。

三日不讀書,面目可憎。近幾日我不僅未讀書未學習,還未寫作,甚至接連幾天的日記都只有短短一句:“今日無心學習,可早睡。”如此,簡直十惡不赦!在我9月的計劃里,本不存在這樣閑散的幾天。忘記是在哪一個夜里,窗外蟲鳴四起,天空無月也無云,大概是秋風吹醒了拖延蟲,心里忽然隱隱覺得是候睡覺去。未讀的書,未寫的文章,留到明日也不是不可。只是明日復明日,明日何其多……待到驚覺時已經過去了許多天。于是我便恨恨的埋怨道:我呀我!怎可頹廢至此?

 這幡然醒悟的樣子好似在拼命的辯解:此刻的我和前幾日懶散的我不是同一個人,過去的懶散與此刻的我全然無關,而出手終結這個局面倒像是我做的“無償奉獻”。

誠然,垂頭喪氣又懶散的是我,躊躇滿志還勤勉的也是我。被自己潛意識刻意區分出來的“懶散的我”不過是個假想敵,而這假想敵的存在,是為了減輕自己虛度光陰的罪惡感。向假想敵的嚴肅追責,究其本質,是對現實的逃避罷了。

凡事過往,皆為序章。虛度的時光,再追不回來。況且利德益特說過:“在克服惡習上,遲做總比不做強。”

那索性便不再逃避吧!

然而做到百分之百的專注,無論是從生理還是心理角度講都是無法達到的境界。但勞逸結合,保證持久的學習狀態卻不難做到。恍然間明白,不能一味苛責自己,但也不能無端放縱自己。正因逝去的已經永遠失去,才更需立足當下。而最為重要的是:一刻也不要等待,現在就開始行動!

今夜又是蟲鳴四起,星稀卻無云。我翻看放在床頭的《詩經》,腦海里浮現出一句話:吹滅讀書燈,一身都是月。

于是落筆在日記本上:今日醉心學習,不必早睡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1396北京赛车pk10开奖